如何认识原始文化的价值和意义

说到原始文化,我们很容易有一个印象,就是我们的远祖曾经茹毛饮血,在山洞里或者是简陋粗糙的茅屋里过着低级原始的生活。其实这种印象是片面的,甚至是不正确的。

原始时期的人类生活,其精彩和丰富的程度,并不比我们的当代生活逊色。在今天,我们陶醉于日新月异的科技发明,认为科学已经深入到了宇宙深处,并且以“发展进步”来看待历史的时候,原始人类却以另一种文化方式同样面对着深邃浩瀚的宇宙世界和心灵世界。这种原始文化是后来出现的文明的根基,是意识产生的宏大背景。历史发展到今天,它不仅作为一种深沉的血脉与今天息息相通,同时也呼唤着考古学和人类学,并赋予古老的宗教信仰以当代的存在价值。通过这些方式,历史在提醒我们:原始文化在今天的生活中,对于今天的人们,仍然是重要的。

原始文化使我们回溯到久远的历史境域,启发我们重新审视今天的意识模式,也就是文化方式,从而更加深刻理解“人为自然立法”的含义,也就是包括科学在内的人类文明具有属人的本质。由此,我们的视野才能从发生论进入本质论,才能了解到人自身是一种有限度的存在,从而开启新的文化征程:越过人的界限。

今天的人类意识模式,某种程度上也和荣格讲的“原型”相关,例如:事物之间的联系;语言的逻辑和思维方式;运动变化和时间空间;意识和物质的二分法和相互关系,人和世界的相互关系,等等。如果从这些内容的起源以及之前的原始状态去了解,就会理解后来文明中的“客观规律”的秘密,以及这种具有代表性的思维方式应该有怎样的补充。

在原始时期,越是往前,越没有事物之间的联系。原始人和自然融为一体,是一种万事万物之间缺乏明辨界限的混沌的存在,单个的事物模糊隐约,个体的意识尚不具备。

这种混沌状态,并不能说“落后”于今天的意识,而是有着别样的风景,有着另外一些我们今天已经比较陌生的东西,其中最典型的内容是人和宇宙世界的同一性。这种被今天的我们所设想的情况,在远古人类那里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现实生活。但是这种同一性在原始人那里既是本能的、自然的,也是觉性微弱而黯淡的,仅仅止于维系最基本的自身存在。

生活范围的扩大、生活内容的丰富促进了经验的积累,于是就有了事物之间的联系,这种联系的本质就是经验范围内的普遍的人类活动方式。这个过程中,相应产生了具有同样本质的语言逻辑和思维方式。在彼此相属相随的事物联系和思维方式当中,展开了运动变化和时间空间,呈现了后来所谓的“规律”。

经验、思维的发展使人对于事物之间的分类程度的细节要求不仅越来越必要,而且越来越现实,这是由混沌走向清晰,由无序走向联系的过程,也是意识产生的过程和人类与自然分离的过程。意识和物质的关系,人和世界的关系,都是由此生发出来的命题。

意识产生的历程,就是劳动经验积累的历程,就是“发现”和“创造”的历程,就是“客观规律”和“主观规律”这两种模式形成的历程。从历史学和哲学讲,这就形成了今天的我们所具备的“先验的、先天的模式”。

通过历史溯源,首先能够明确两个方面:“客观规律”的真相、“规律”、“联系”、“分类”之前的同一状态。这就让我们在科学中不至于迷信科学,在今天的文化生活中能够回望古老的文化价值。其次是预示一个新的文化使命:通过了解人的本质,如何越过人的这种界限,完成新的进化。

来源:瞭望者